關於部落格
  • 137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50公尺到70公尺的距離


        報導反覆的播放知本金帥飯店倒下的怵目驚心畫面,老闆的兒子說飯店距離河岸有50公尺,中間還隔著河堤、商店街,怎麼可能會倒掉。與此同時,也報導了太麻里的著名的四學士牛肉麵災後狼藉的面貌,老闆語重心腸的說一輩子的心血沒了能怎樣,話一轉也提到牛肉麵店距離河堤有70公尺,為何還是逃不過這劫數。50公尺到70公尺的距離很遠嗎?雲林縣口湖鄉的村長掉落水閘門而喪身,其時他妻子未能抓住他,兩人距離也僅只數公分。當畫面報導兩個遇難重逢的叔姪兩個大男人抱頭痛哭之際,又見到逃下桃源鄉的年輕學子因為山上寄宿家庭的好心腸的照顧而落淚時,自己也珊然落淚,生死中見到人性的溫暖更難能可貴。但,究竟生跟死的距離有多遠呢?儘管台灣對自然態度已然由「人定勝天」逐漸轉變為與自然共融的觀點,也因之有游前行政院院長宣示暫停修復中橫的政策,而讓玉山國家公園可以重現水鹿蹤跡。而河川整治也從過去截然分野一條線的河堤工程轉為生態工法的寬廣土堤的施做。但...,人對於自然的畏懼應該保持多遠的距離才是安全的,才是可以跳開生死別離慘劇的,我們一直都在探索著。


        此次颱風帶來的大雨,帶來的豐沛雨量確實一解乾旱,但對於南部山區而言,兩日達2500釐米的降雨量確實也是難以承受之重。此次的災難多源於上游大水帶來的土石滑落所造成的土石流,伴隨而河川沿線沖刷侵蝕堤岸造成,所以是否應當從上游雨量的掌握開始作為防災的第一步。吾人確實無法真實掌握河岸可以開發的警戒區該是幾公尺,因為不同雨量與上游山坡地開發狀況攸關著土石流沖刷的程度。那..是否以百年防洪頻率來看。根據我國「水利法」,指出所有水資源的中央主管機關為經濟部,現在應該是指其下屬單位水利署。該法第七十四條指出主管機關應酌量歷年水勢,決定設防之水位或日期。第七十五條亦表明主管機關得於水道防護範圍內,執行警察職權。亦即不管劃定或者警察權動用,端看河川屬於中央管河川、直轄市管河川或者縣管河川。此次災害發生所經之溪流等級,即可以知道權屬單位為何。而依據該法設立的「河川管理辦法」第四條則說明前條第九款有關中央管河川之防汛、搶險由直轄市及縣(市)政府辦理。前項管理機關,在中央為經濟部水利署(以下簡稱水利署),並由水利署所屬河川局(以下簡稱河川局)執行其轄管之河川管理工作。易言之,緊急災難時,地方政府當是負起責任的第一線。現今發生災難,地方與中央的皆有其責,然而救災與搶險地方在第一線的角色是則無旁貸的。但台灣的防洪救災工程多是七分政治三分專業,地方在民怨四起的情況下,把責任往中央塞是不負責任的作法。而中央的責任其實在更長遠的水資源與國土規劃的總和運用上。儘管如此,但中央對此事的重大災情,馬總統還在參加災難會報前,參加主持喜宴的作法卻相當不智,此至今日仍為啟動緊急命令也讓人民心寒。政治責人誰屬不是民眾關心的,重點是"誰"來能解救困苦。今日聯合報社論以高屏、台南縣與台東縣皆淹水,何以獨台南市其外的原因,乃在許添財市長的負責態度所至作結,即在詮釋政治者因有的肩膀與態度。該做的遷村再大的壓力也要做。


        最後以南方朔在天下雜誌為文的「天地可以不仁,政府不准無能」做結。他說道「天地可以不仁,政府卻絕對不准無能。如果政府有能,蒼天所降的災厲即可得到遏阻,人民也可在災害裡更趨凝聚,這就是「多難興邦」的道理;設若政府無能,仍兀自在卸責敷衍,那麼災害就成了喪邦的開始」。其以 美國卡催娜風災做為警惕,美國共和黨布希政府搞得天怒人怨,其實並不是他的窮兵黷武,而是整個共和黨政府在卡催娜風災上,已充分的顯露出它那種無能力、不用心、無血性的本質。若一個政府有某種意識形態偏見,它就會造成故意的疏忽,卡催娜風災的無能就屬於這種型態,這是「有理由的無能」。而有些社會,凡事志得意滿,任何事情都不用心,當麻木久了,它就會造成集體的懈怠,官吏對人民的痛苦也就沒有了「將心比心」的基本感情。近年來台灣的政府凡事推拖,對百姓福祉攸關的治安防洪及國土保安則得過且過,這是一種不用心,沒有心所造成的無能,這種危機已有過許多前例,這次則是以如此可怕的結果顯現。最後,讓我們為災民做禱,並期望這麼多無辜的生命可以真正喚醒台灣對國土防災機制的重視,而不是淪為政治權力擷取的政客籌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