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37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與自然共生的重建之路

生態城市是一個更上位的觀點,透過一種高瞻遠曙的長程計畫為城市設定發展目標,並承認城市的發展有其極限與最適規模,再從水資源、能源、廢棄物再生與土地使用等面向尋找能落實的執行策略,而其所謂的整合式規劃更能符合此次災後重建企求的方向,而生態城市的整合式規劃落在社區即為生態社區。此次受災地區多數位於原住民聚落,其規模固不足以稱為城市,然而在重建過程中,如能將近年來內政部建研所持續進行中的生態社區研究成果落實於實體規劃中,則對於長遠來說方能動態性的對應全球氣候快速變遷的腳步,而趨吉避凶。南方朔在天下雜誌裡提到「這次水災,我們最好不要將它視為一次例外,而要看成是將來可能會有的常態」。亦有相當多學者提出未來在全球暖化的威脅下,會有更多的莫拉克颱風。其實,他們要表達的比較保守,真正的答案是,隨著全球暖化與氣候的快速變遷,因為氣候造成的災害必然越來越頻繁,旱災、水災、風災等等會接二連三的發生。漢寶德先生以為「如果把中南部的災情歸咎於工程建設不足而亟思改善,恐怕只能使未來的災情繼續擴大。」,該句話一語道破政府八年八百億的治水政策迷思。如前所述如果氣候詭譎多變已然成為常態,人類的對應對策當回到尊重自然的基本思維。從生態城市到生態社區的整合思考出發,其整體的政策方向當有兩個層次。首先企求減緩全球氣候呈現不穩定的速度,其次將防災準備列為國土規劃的基本法則。
 
在前者的部份,從生態城市到生態社區的作法有相當多實踐的方式。舉例來說,鼓勵節能建築與運具的使用就是很清楚的標的,而推廣水資源的再生使用更是當下迫切的方向。很多人固然會覺得這些環境意識與實踐的推動跟此次救災與重建無立即與直接的關係,但前文已說過,如能減緩氣候不穩定的現象,人類對於天然災害的發生相對會比較能預測且有抵禦能力,這是一個長遠但有效的作法。況且水資源的再生使用之推動,加上產業轉型當可大幅降低台灣對水庫的需求。對上游水文環境破壞越少,轉從平地增加滯洪池或平地水庫以減緩暴雨可能造成人類聚落的水患方是長遠之計。而節能技術的進展與推廣,則可直接減緩氣候變遷的速度。亦即很多小動作,其實對於全球共同抵禦災害的發生都是有其具體貢獻的,這也是從生態城市觀點的整合作法,雖然短期內看不到效益,但長遠而言,積極而有效。
 
而在中短程內,政府能著力的地方在災區重建的整體思考,並將防災的思考納入國土計畫中。此次災害嚴重地區不僅多在原住民聚落,更在山區。以小林村為例,由於獻肚山的滑動崩塌造成的滅村,使400多人罹難。最大的原因在於遷村政策往往淪為口號。依據高雄縣綜合發展計畫,小林村所在的甲仙鄉配合環保署公告之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的開發要點,楠梓仙溪兩側悉數納入限制開發範圍中。從整個水文體系觀察,自楠梓仙溪到荖濃溪都屬於地質材料破碎、斷層林立與環境敏感的地區,在國土計畫中其實已經明白將其標明為不適宜開發的地區,但政府對於所謂的遷村乃至行政區域的重劃卻無法正視相關的調查報告所提出的課題。指導土地利用的「國土計畫法」,訂了十四年仍未見天日,主要的原因乃在其劃定過多限制開發的地區,對於現有住民或未來財團投資的利益影響甚巨,而地方政府無力也不願意去抗拒此一壓力。然而,從生態城市乃至生態社區的觀點,其計算短期效益卻未能考量長遠之影響的邏輯有其相當大的問題存在。試想400多人的遷村與輔導就業僅僅需要多少社會成本,此次的救災乃至重建所耗費的如此鉅大,豈只當初決議遷村衝擊利益的數十倍。短視近利是當前政府施政的最大問題所在,如何借輿論的壓力與重建的機會,藉由生態城市與生態社區議題的發酵,重新檢視現有國土政策,對於台灣而言,何嘗不是個沈重付出後的機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