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37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們希冀的學術殿堂?

 
政府投入五年五百億的預算,努力或者強迫的把台大在世界大學的排名往前推,但是在短期內要看到功效,其實往往取決於學術單位諸位教授的國際期刊的發表數目與其被引用數目,這也是這幾年來大學教育評鑑重要的參考指標(或者說是爭議指標)。所謂的評鑑指標,跟大學聯考一樣,雖然不完美,或者有其爭議性,但也是相對公平的評價機制。但台大這次的爭議也是所謂"帶槍投靠"的企業經營手腕問題,報紙上說的,其實這跟挖角一樣,保險公司如果能以高薪挖到夾帶大量客戶轉保單的業務員,自然業績瞬間上升;房仲業者如果能以高薪邀請帶有大量潛在客戶資料的業務轉台,亦能瞬間衝高業績。但如果大學也玩這一套,學術其實是充滿了銅臭味的領域,而無法超然其身。話說回來,民間公司挖角的對象,著眼的仍是潛在(保險的保單轉單其實不容易,已買屋的客戶即便信賴該業務員,要放棄原已購置房屋轉買更是困難),所以挖的是該業務員過去累積的經驗而非過去累積的業績量。然而學術卻不然,教授的發表數量,無論他在何學校何單位任職的,全部都可以累加,這樣的考核機制,往往使得新學校即便再努力,仍是為他人作嫁,提供很好得研究環境培養出的教授,可能在隔兩年即轉往名校。而台大國際期刊的發表數量,其實就是取決於高額的經費所爭取來的名教授的著作。

這時候,其實是有必要回頭審視教育的本質為何?或者該把命題再縮小到何謂大學教育的本質? 近年來大學類型因為多元時代分成相當多種,這也是為了相對公平性的評鑑考量。比方把大學分為一般大學與科技大學,前者理當重理論,後者理應有較強實務經驗。還有所謂研究型大學與教學型大學,再者尚有新成立大學或傳統大學。玲郎滿目的名稱,搞到後來不清楚大學究竟要幹嗎?對於現在大學的經營而言,可能皆可以接案型大學統稱之。每個學校成立基金會,諸如成大發展基金會、台大城鄉基金會等等,目的為何?一方面提供學生畢業即就業的工作機會,另一方面為學校籌募校務發展基金,再加上教授的學術聲望的提高,好幾贏的成果,何樂而不為?其實對照於柏克萊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名校,這樣的發展其實是好的,它提供學生跟業界銜接的機會,也提供理論與實務接軌的可能。但是如同BOT一樣,很好的策略到台灣都會變成四不像。大學理當是授課與解惑的地方,但殿堂之上諸公忙於各類計畫的提案,演說與社交,對於所謂的指導,或者教學,往往成為等而次的小事。把學術殿堂追求真理的崇高理想,放置其旁,忘卻初衷,這對社會的整體價值觀的衝擊其實是相當大的。學術必然不能與實務脫軌,但各行各業仍需有其主從的序位在。所謂進入百大,但台大學生據說開始上課睡覺遍野,過去所謂的台大精神,延續北大對真理的追求,似乎也淡薄了。那麼...整個價值崩潰的時代,這樣的百大要它何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