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37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水資源政策來看新健保制度

        聽了幾場講座,有關乎國土計畫法,關於原住民的生存權,但多數的焦點我想是放在水資源政策,其中涉及的是石化工業、科學園區等等關於水資源分配的問題,也包括水災害等水資源管理的問題。聽到一些蠻有趣的資訊。就水利署在綠與藍分別執政的時代,提出不同的水資源供需評估計畫。大致有幾個資訊,其評估的未來水資源開發利用計畫,分成川流水(107億噸)、地下水(37億噸)、水庫(42億噸),因此評估的需求量為175億噸,需求面又可分為生活(36億噸)、工業(17.5億噸)與農業(122.9億噸)。而其評估的未來計畫,是將農業與生活用水壓縮,而大幅提高工業用水,整體量的增加則來自於水庫供水增加約8億噸左右。簡單的說,未來的水資源政策是以滿足工業需其為主要訴求。而回頭看看現有台灣的水庫,多數已淤積相當嚴重,多出來的近10億噸供水,我想必然需要增建相當多水庫,那對於已經柔腸寸斷的高山峻嶺又是一項災難警訊。

        那為何將這跟健保政策扯在一起?依據演講者資料顯示台灣地區的自來水供應,有約3成以上的漏水率,台北市則更嚴重,介於3成至4成之間。演講者提到日本等國家約僅在1成多的漏水率,那未能守成資源,何以需積極開拓新的水資源存量。如果說真如演講者所提之數據資料,我們漏水率如能降低2成即可,則可多出30幾億噸的水源供給,何需為尋覓不著水庫興建之地區所苦,興建後又需背負破壞生態與增加國土脆弱程度之罪名。簡單的說,減低漏水率遠比開拓新水源與苦勸民眾節約用水有效得多了。平地水庫或者洪氾區的禁建也是務必要做的。過去截彎取直的河川治理政策,已被解讀為對自然的蠻力對抗,台灣本已為河川湍急狹窄之島國,水資源停留於土地表面時間有限,我們該做的是去增加它駐留地表時間,而非驅趕入海。之所以會造成洪氾淹水之災難,實在只是因為我們在該讓水資源駐留之地區強奪其地。錯誤的政策使增加的土地開發收益全為治水工程預算所吞食,使得政府不得不挪用公共資源替財團收拾爛攤子。

        同樣的,健保政策並非漲價問題而已,近日來從高醫詐領健保費的案例來看,我想僅僅只是冰山一角。健保非不能漲,但必須漲得合乎正義。台北市等主要都市欠繳的健保費,中央亦該拿出魄力來追討。對於醫院等財團角色視而不見,對於主要都市的地方治理者屈服於政治現實不敢追討,而僅對廣大而無法抵抗的民眾調漲健保費,我想這在健保資源的開發上,順位是絕對不正確的。基本上,如需調漲健保費,在高所得與中低所得之間做區分,自然有其必要,這也合乎有能力者負擔多數責任的正義程序。但是,那地方政府欠繳的高額健保費呢,醫院財團等詐領的部份呢?我想在程序上,政府的腦袋似乎還沒轉過來,屈服於財團或者地方政府首長,未來的選舉呢?真正的主人是人民吧!水資源的開發,我想對照於健保資源的欠缺,是一樣的思維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