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角的奇蹟

關於部落格
  • 13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有國土計畫法與地質法又如何?

        國土計畫法從自己當研究生的時候,初初接觸到都市計畫法、區域計畫法的朦懂時候,已然被師長們提到該法案涉及利益眾多,因此躺在立法院一直出不了大門。到現在也是又十餘年的光陰,該法案仍然沒有下文。但每逢災變,這些法案總會被提出來,政府總會被媒體修理一陣子,而後又不了了之。究其因,其實多僅在責任的移轉與推卸。以莫拉克侵襲台的八八水災為例,自然瞬間的暴雨是造成重大災情的主因,但地方政府長年的放任聚落盤據潛在敏感地區,能沒有責任嗎?但眾夫所指,罪不能其身,這責難的壓力地方再轉介給中央政府;同樣的中央政府再把矛頭指向國土計畫法未能通過,而將立委諸公一起拖下水。但,沒有法案我們真的不能避免這些災難嗎?以國土保育的相關法系而言,台灣已然有森林法、水土保持法、山坡地保育利用條例等等法規予以監控管制這些可能的潛在敏感地區,然而每逢地方有開發需求之際,地方政府往往跳出來,以地方自治之冠冕大帽,爭取自主的開發審查權限,再透過地方選出的立委發聲,而應抵守保育底線的中央農委會的林務局、水保局,在這些壓力下往往棄守疆域,甚至隸屬於交通部觀光局的國家風景區,有時也會因遊憩設施開闢的需求,來攪亂一團春水。

        台灣的法規不是不全,亦不是不夠週延。只是,往往多了所謂但書的條款。比方嚴謹的禁止開發地區,可能加條如因公共事業用地或公共設施用地所必要者,得......。而這所謂的公共事業用地或公共設施用地,在過去諸多國營事業仍歸屬國家之際,或可稱之,但在近幾十年來,配合國營事業的釋股民營化與BOT制度的推動,往往把其界定無限上綱。比方宏都建設投資的阿里山旅館,即因涉及大面積的林地砍伐,而於招標初始即爭議不斷。再看看近年來貓纜的建設與復駛,與近日因二高事故,北市議員對塔柱位處順向坡的質疑,都可知道,台灣相關保育法規並非不周全或不嚴謹,亦不是國土計畫法與地質法過與不過的問題,其全繫於執法者的解釋方式。或因怯於選票壓力,而退守法理原則;或因深恐少數民怨,而形同鄉愿不予執行;或因財團利益壟斷關說,而大方讓利;或因執政者好大喜功,而執意逆法而行。反此種種,都是執行面的問題。以此次災變情勢而言,無風無雨,何以釀成此次駭人災變。以國道縱長數百公里而言,要全程未經過順向坡實屬困難,但重點在工程單位是否有完善的地質調查與安全設施,而監控系統的設計與落實更是必要。其實再嚴密的計畫也可能有其統計學上的或然率發生,政府只需在第一時間救人救災過後,提出其確切執行維護與監控的證據即可。問題是...我們是否真的有將既有法規與制度落實呢?問題不在地質法或國土計畫法,而在人民與政府對環境的態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