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角的奇蹟

關於部落格
  • 13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擋在開發道路上的紅衛兵?


已經過了相當時間 新聞效益逐步遞減的時機,撰文提及這事似乎有點過時。但剛好近日聯合報作家劉克襄在專欄裡提及台灣應當將環境政策當作國家的核心理念,並期望馬總統能將環保立國放在國家的重要發展方針中。適此,瑞士洛桑學院在報導台灣競爭力大幅躍進的隔天,馬總統在他520的就職紀念上宣示「創新強國、文化興國、環保救國、憲政固國、福利安國、和平護國等六國論」。當然輿論多數指向的是口號治國的虛無。儘管環保救國是個空洞的虛幻,但這時候我們仍必須自問我們究竟對環境保持怎樣的基本態度。 

近年來,著文化資產保存議題的發酵,很多古蹟與歷史建築被保存下來。但也相當部份在學者搶救不及的狀況下被偷偷且迅速的拆除,或被半夜乎如其來的一場大火焚毀殆盡(包含高雄陳田錨故居...)。而很多被保存下來的文化資產,因為經營管理不佳成為蚊子館。致使當初捍衛文化資產,並致力對抗開發的學者或民間人士也被冠上文化紅衛兵的稱謂。意思是指他們高舉文化大旗,將其無限上綱阻卻都市的發展與開發。舉這樣的例子,想談得就是文化跟生態一樣,在都市發展版塊的推移下,往往身陷重要性旁落的趨勢中。

文化資產與生態資產,在都市中的座落位置剛好截然不同。舉例來說,古蹟或歷史建築,想當然爾是早期新民的開發集居之所。因此多數位處舊市區中,隨著都市核心的移轉逐漸沒落。也因之被遺忘在都市角落,成為失落的空間。而伴隨著都市更新的政策與都市土地的寸土寸金,公共建設投入後,建設公司也對這些早期位處都市黃金地段的土地有了興趣。因此建設公司透過徵收、購併與關說等方式,說服政府釋出公有機關之土地廳舍,並高價收購可能具有古蹟指定價值之建築與其土地,而後拆除興建新大樓。其中過程,文化人士進來,並聲張該建築的歷史意義與價值,但因為無法抵抗強大的經濟開發利益,往往功敗垂成。

而生態資產,諸如荒地、農地或者都市週邊的丘陵溼地,原本因為位處市郊,沒有開發價值,但因為都市人口增加與土地重劃的持續,建成區的開發範圍逐漸侵蝕到這些區域。政府大眾運輸與快速道路的開闢亦增長這些地區被開發的速度。而隨著住宅群的蔓延,原本屬於荒野的區塊,開始有住民的聲浪期望保留這些都市僅存的自然生態空間。當然,我們也知道都市的舊建築如果都不更替,加上新土地同時也不開發,則都市建設根本無從著手。這就跟森林地的經營管理需要擇伐般,只有適度的替換舊建築,方能讓都市系統得以順利運行。如何拿捏砍伐與種植的分寸,考量著管理者的智慧。

那麼話說回202兵工廠這塊土地。對於已然多數土地高度都市化的台北市,新的產業園區重要或者保留自然生態綠地重要。價值的考量是相對應的,這也是我們在開發過程中反覆的拿捏後的經驗哲學。人在荒野裡會渴望有都市的存在,而在都市的水泥叢林裡則期待自然山野的擁抱。對於高度都市化的台北市,其實這答案應該是顯而易見的。開發是人類文明必要得過程,也唯有如此才能支撐人類文明的進展,但我們也深切記得承載量是環境資源管理的基本核心。台北市已然過度飽和的狀況下,或許該把開發的機會留給更需要或者更能分擔發展後果的地區才是。誠如劉克襄所言,我們用太多經濟符碼來估算政策的價值。但長遠來看,發展後的經濟價值,往往需要更多的環境成本來支持,這些東西怎麼算都不划算。文化資產的部份,則傳達的是美與歷史的價值,這些亦難以用金錢估算(其實也是可以的,端看富士比拍賣場就知道)。我們是用怎樣的態度來看待這塊土地,這塊土地就會怎麼來回應我們,不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