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角的奇蹟

關於部落格
  • 13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高房價背後所代表的意義是?

        最近ECFA的議題,談到的是人均所得會上升,我也相信在經濟大門敞開後,如果台灣能形塑好的投資環境,會有更多的國際資金進來(這裡所謂好的投資環境,以短視來看多是低勞動薪資、稅金優惠、廉價土地、暢通資金流與物流等,通常就居住品質部份佔的比重不高),熱錢湧進在單一經濟體內,自然人均所得會上升,但房價、物價等也會隨之上升。對於勞動者,依據勞動基準法,我們給予勞工最低薪資的規定,目的在保障人民的基本生存權。政府在監督米、肉、糖、鹽等等基本民生必需品物價波動的機制中,反倒對於房價部份的監督機制相當薄弱。必須要回頭想想人民的基本生存權為何?以經建會公佈2006年4季全國平均房價年所得比微幅上揚至6.6倍,北市民眾購屋支出佔月所得比更逼近40%來說,房價對於民眾實在是重大負擔,再觀察財團法人國土規劃及不動產資訊中心於2008年公佈的數值,該比例更上升至43.6%。有此可知,不管是投資客或建設公司,都習慣搭著政府的重大利多而炒高房價。我們必須要認真來思索「居住」是否是人民的基本權力這件事。

        政府面對民間要求抑制房價時,所提出的回應多半是「這必須尊重市場機制」。這也讓我們必須來想想三民主義為了保障人民基本權力,穩定社會民生需求時所提出部份事業機構國營的理念。水、電、石油乃至電信等事業,過去都是國營的(當然過去各地方政府也都有國宅處)。它的功能有配合國家政策、提供大量就業機會與穩定物價等(當然這些良善立意,在時代變遷下與政府財務考量下部份已民營化)。就經濟學本身來說,市場機制,可以讓企業透過創新,透過管理方式調整,或者成本調控等等方式處理。可是即便自己也常常在思考為何企業不會多用點心讓產品品質更好以提高單價這件事,我們仍必須要回頭思考何謂人民基本權力。姑且把智慧型手機視為奢侈品(當然以現在情況來說可能不是),IPhone四代的發表,代表的是創新與設計能力,因此它可以拉高它的單價,它是企業致力研發與行銷的產品。但消費者可以不去買它,或者說消費者可以往低單價產品靠攏,甚至可以不用手機。但「居住」就完全不是這麼簡單可以割捨的事。

        提供基本適居的生活環境是政府理應提供給人民的權力,這跟水、電等民生物資是一樣意思的。當然政府可以不去正視它,或者說利用大眾運輸系統讓人民往市郊遷徙(問題是現在連淡水、林口、三峽等市郊房價也都相當高昂了)。居住跟水電都是人民生存所必要的元件,但不同的是居住往往跟工作息息相關。我們也知道很多鄉鎮便宜,但那是距離工作地點千里之外的地方。目前能做的方式有幾種,其一可以利用國有土地配合OT方式要求建商提供平價住宅(這跟北市府提供國有土地提供平價旅館一樣的概念);其二則是政府可以利用現有閒置廳舍改裝出租給中低收入者(此部份台北市府已然在進行中);再者回至市場機制部份,先放任建商抬高房價,但必須課以較高的稅(建商也可能會移轉給消費者,這這可以透過市場機制調節),而利用這些多課的稅金,補貼在中低收入的家庭上。適居的環境理應是人民應享有的權力,如果任由建設公司囤地居奇,則未來五都升格,對人民而言只有未蒙其利,先得其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