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角的奇蹟

關於部落格
  • 13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開發與洪水治理的兩難


     就全球的大架構上來說,因為全球氣候的大幅改變,聖嬰現象與反聖嬰現象的交錯運作,台灣所面臨暴雨與乾旱的極端現象將越來越頻仍,此部份並非台灣一己之力可以改變的。台灣加入全球的減碳公約的運作,儘管也是善盡自己身為全球公民的責任,但對於台灣環境的正面回饋並非一蹴可及的。因此,就政策面的施為而言,對於極端氣候,其實並無可解之道。

     再就台灣內部的問題檢視,近年來的水患多數發生在都市建成區內,部份則在山野之地。兩種災害發生的原因並不相同。就都市而言,暴雨的頻率增加,即使都市維持在過去低開發狀態,猶可能無法抵擋這樣的暴雨;況且都市化大幅的將過去可以吸納吞吐雨水的土壤覆以不透水鋪面,使得雨量無法被如同海綿功用般的土壤吸收,化成逕流,自然大幅增加都市排水系統負擔,加上原本未有集居之地的區域因為匯聚人口,更加凸顯水流造成的災害。而就山野之地而言,面臨的則是定土的生態系受到破壞所造成的土石流,所以嚴格來說,山野之地面臨的並非水患,而是土患。
    
     氣候既然無法改變調整,那能做的就是面對它。是以,我們看到新加坡以高腳屋留置一樓空間的方式來因應,我們也看到荷蘭嘗試利用可隨水位漂浮的住宅來處理。那台灣呢?我們該怎麼做。跟新加坡與荷蘭相較,台灣的國土面積遠遠大於對方,因此理應無須就個別建物進行全面改建,而可以透過讓出緩衝區的方式給水滯留的空間。

     但是我們的開發動作卻是這麼的積極。大片原本可吸納暴雨水量的農地被各地方政府透過重劃方式,成為更有價值的建地;原本的仍水流棲息的自然溼地被填土造陸,興建棒球場與醫院;河川應讓河水氾流的地區透過河道改建,退讓浮現具有開發價值的土地;經過研究建議大量興建的滯洪池,因為不同考量被擱置未建。此一來一往間,我們把原本水流該走的路全部堵住,當然他們只能滯留原地。所以就都市未來的建案開發審議過程,應該把土地原可吸納水流或可宣洩量被剝奪部份,用何種方式來回補予以清楚交待,將外部成本重回內部化方能減少水患發生的可能性。

     簡單來說,如同二氧化碳排放權的概念,未來應嘗試從區域治理角度,核算一水文範圍原地下水與河道可充填量,並在各開發案中要求開發者將其納入核算中,或許可以稱之為區域水吸納量的總量控管。相對於都市而言,山野的「土患」治理則比較簡易,因為人數少,僅需透過經濟面與社群網絡連結的安頓,避土石之鋒,廣植樹林,自然山野會回到它相對穩定狀態。都市的開發是無可避免的,但各地方政府應體認唯有先奪開發者之小利,方能收地方長治久安之大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