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37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聖誕節的回憶(Truman Capote)

 
本書作者年少時因父母離異,而輾轉寄養在不同親戚的家裡。八歲之後開始的寫作生涯,使他在19歲時得到文學獎,1958年其成名作「第凡內早餐」,透過奧黛麗. 赫本的詮釋,大幅打開作者的知名度。著名的文學批評家約翰.赫金斯曾指出其早期作品「都脫不了封鎖在孤僻角落的陰晦人物,藉著各色各樣的恐怖,飄盪在死亡的舞蹈中」...這其實跟他的成長歷程相當有關係,但隨著年歲的增長,作品中日漸生命的光輝。可是也因成名厚的名利雙收,使其開始沈溺於放蕩生活,文學生命也陷入停頓。就本書而言,其實說的是作者自己的故事,他用孩童的視野,窺看跟陪伴他長大,近乎完美的一位終身未嫁娶的姨婆來傳遞生命的價值。其實就個人而言,覺得這本書點適合當基督教的傳教書,但又沒有那麼強烈的主導性。村上春樹形容這本書屬於卡波提「純真故事」系列,又為此系列的代表作。他形容本書為卡波提散文寫作的某種巔峰…毫不保留的將寫作才華發揮到極致、展現出優美、如歌般的文字風格。而且指出其慣常的精準銳利風格仍存在,但是未讓讀者留下傷痕的銳利。我想關鍵點都在因為那溫暖而近乎完美的單身老姨婆。

作者寄住的親戚家,有一位舅公跟三位姨婆,本來這位舅公有機會結婚,但對方一聽到要跟三位單身老女人一起生活就打退堂鼓。就在這樣的背景下,展開他在這奇異組合家庭的成長故事。書中又不知道什麼原因,最後進軍校的前幾年,他只與跟他最好的這位姨婆(稱蘇可或我的朋友),及一隻小狗(昆妮)一起生活。作者被母親送進軍校後,蘇可就自己一人跟昆妮一起生活。但隔年,昆妮又因被馬踢到去世,剩下蘇可一人生活。這逐漸凋零的感覺,就像一場華麗戲謝幕,曲終人散的惆悵感。我想這就是村上春樹說的銳利與前者書評指的晦暗。然後蘇可一人活了好幾年,每年11月也固定會製作水果蛋糕,但越來越少(隨著身體的老化)。作者書中說每年也會收到蘇可寄去的水果蛋糕與用衛生紙包起來的一角錢,然而要他去看部電影,回來講給她聽。但這狀況,隨著來信逐漸把作者當成他人而惡化。作者用語是這樣『十三號不再是她唯一不下床的日子了。某個十一月早晨,一片蕭瑟、死寂,冬天快來臨的早晨,她終於無法再起身歡呼:「啊,做水果蛋糕的好天氣!」』…『那個時刻來臨時,我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後來接獲的訊息,不過是確認內心早已悄悄感應到的事實,硬生生割掉了我身體裡無可取代的一部分,任它像斷線的風箏四方飄盪。這就是為什麼,今天,在這特別的十二月早晨,我走過校園時一直用目光搜尋著天空。彷彿,我以為,會看見一雙斷了線的風箏,像兩顆心,急急地飛向天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