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角的奇蹟

關於部落格
  • 13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關於婚姻或愛情的三兩事

 從政治人物的際遇來看,無論是召妓多次、不斷外遇,另一半總須堅定的支持他,相信他(即便是表象),而這所謂的另一半,多是女性。張曼娟提及她自己在北京遇到女記者訪問她對感情的一些看法時,提及「朋友想問的問題」。這故事是女孩和男孩已經相愛一段日子,但那男孩是劈腿健將,大小劈腿項目不斷,而此次跟女友坦承,女孩很受傷,想斷卻斷不了。女記者問說男孩已經慎重向女孩道歉,是否該原諒他?張曼娟提及女記者可能會期待她用類同陶子般大聲主張這是無敵賤男,應該離開,然後說些天涯何處無芳草之類激勵人心的話。但張曼娟反問她「是否女孩還深愛著男孩」;女記者想了想,點點頭。而她的回覆是「如果還愛著,是沒辦法離開的啊!」女記者哀傷的注視著她,問「那應 該怎麼辦呢?」彷彿她自己是故事中那位女主角。張又是這麼回應「只好接受了,接受這個情人的不完美。」「又或許,終於有一天,發現自己再無法忍受,愛情也一點一點消磨殆盡了,一切便結束了。」她的結論是,原來愛是包容,為了愛的緣故,連不能忍受的也一併容受了。原來,愛情的國度裡,「愛人卡」遠比「好人卡」有用就是這麼回事。

這個故事,解釋了近幾個月來身邊諸多異性朋友的遭遇。八年級的小女生問我「他說跟她只是責任,過段時間後,他會回來,他深愛的還是我」我反問她「那他回頭,妳願意接受?」她認真的思考後點頭,眼中深深的相信他對她的說詞。而身邊也遇到相當多異性朋友,婚姻對象即便慣性劈腿,亦對任何劈腿方毫無責任感。很多大夢,要女生支持她,要女生賺錢供他創業,但在事業未成功之際,即又外遇;即便事業成功了,這樣的男人會感激女方的付出嗎?。這故事讓我想到前一篇網誌中「聖誕節的回憶」,作者卡波提的父親慣性劈腿,甚至豐厚的經濟來源,多數靠的就是眾多的寡婦,而母親只好毅然的在離婚後成為事業女強人,但卡波提就失去父母該給的愛。

當然,婚前沒小孩的女孩,會對愛比較堅持,而變成女人的女孩,可能開始會覺得金錢物質比男人可靠;再變成母親的女人,對於愛情就逐漸變成可有可無的零嘴了,甚至常有人說女人因為變成母親而開始堅強,堅強的意思就是失去小女人的柔軟。然而,這時由男孩轉變成男人的另一半,由期待單純的咖啡館約會也開始轉變,自然會覺得專注展現母愛的她索然無味。這時,問題就會出現了吧!如同政治人物會忘記最初從政的理想般,人們也會忘記最初愛著對方的理由。很久以前,有位朋友追一位女孩時對她這麼說「我知道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或許會逐漸因為柴米油鹽的小事爭執,而忘記最初深愛對方的眼神與感動,但我會努力的記住這時候愛妳的我與妳給我的悸動,而展現最大愛的包容」

其實,多數人很容易忘記變成男人跟女人,變成父親或母親的我們,曾經也是「男孩跟女孩」,那個曾經最真與與最初的"我們"。婚姻這玩意是好還是不好呢?對這千百年來的制度來做個結尾吧!女生可能因為昏了頭而邁入這制度,但這「昏了頭」亦可能代表的就是幸福,對婚姻這制度來說,我們也可以從高風險高獲利來解釋。亦即這對女性而言確實是很風險較高的抉擇(所以投資失策出場,對女性往往損失較大);但另一方面,作對抉擇,好好經營,其實收穫的更是豐厚(女性在婚姻制度中,往往獲得的金錢或幸福感收益,都較男性更多)。如果我們沒忘記住在自己心裡的男孩與女孩,這條路其實可以走得更長,更久的,也會更幸福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