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角的奇蹟

關於部落格
  • 13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挪威的森林裡遊蕩

 
        故事裡,基本上多數讀者會想當然耳覺得這是村上自己投影成渡邊,並在講述關於自己大學時期的愛情故事。男主角跟相當多不同女性過夜上床,但心中一直只放著因故去世好友生前的女友,這算是新古典主義代表布拉姆斯深愛著良師亦友的舒曼妻子克拉拉的版本嗎?似乎有點雷同,但很大差別是古典音樂史上布拉姆斯僅只是愛慕,而未發展出肉體與真實的交往關係,但渡邊跟直子是有那一層關係在的。村上的散文或小說,不僅大量性愛出現,但優美景象描述與生死、憂鬱症等等跡象也常出現。挪威的森林中他的好友無故的在汽車內用廢氣自殺了!直子進了精神療養院,後來以為好轉的同時,也上吊自殺了。我想這對他是蠻大的衝擊,也因之在書中他一再強調死是生的一部分。


        生死的議題出現了,就讓這本淡雅的小說變得嚴肅起來了!書中出現的幾個人物,包括永澤,是念東大的高材生,相當有自己想法卻不太會關心他人感受,渡邊跟著他出入酒吧,睡過不同女生,也體驗過相當不同的存在;而他室友「突擊隊」亦是很奇特的人,一早起來放音樂做早操,極其愛乾淨,只是為了想要繪製地圖而念地理系,卻又無端的消失。綠子,這位讓他後來認真的女生,是無故自來而成為深交的朋友,在直子死後,方成為正式交往對象。整本書,基本上就是他(渡邊)自己聽到自己看到自己體驗到的生活的描寫。感覺上是第三人稱的寫法,但如果把整本書的渡邊改成我,變成第一人稱,我想也是可通的。


        單單只是描述,但文筆的溫潤與深徹的情感描寫,讓人會懷疑他跟電視人這種怪想小說的作者竟然是同一人。舉例來說,他一開頭以披頭四「挪威的森林」的曲目當個開場,書名亦同名稱之,但整本書對披頭四提及不多,應該是說那曾經是屬於他的歲月的代表。而在描述風景上,他寫到「山間光禿禿的地表上堆積的塵土,漾出一股深邃的湛藍...風吹過草原,輕拂她的髮...那聲音聽來有些模糊,彷彿你正立在另一個世界的入口一般。」然後提到他在多年後想到直子,也提及「率先浮現在腦海裡的,卻是那一片草原風光、草香、挾帶著些微寒意的風、山的線、狗吠聲...」這些很簡單卻具體的描繪,讓人似乎真的可以聽到那草原的芳香、那寂寥之感,原原本本的圖像化,甚至味覺化在我們眼前。而他寫拜訪綠子的夜裡,則這麼描述夜景「窗外商店街上的路燈光,宛如一派月華,給房間鍍上一層若明若暗的銀輝。」一直覺得這些對真實事物的描寫,在他文筆下真是一派優雅。而他在哄綠子喜歡她時,是說「喜歡的程度可以讓整個世界森林裡的老虎全都融化成黃油。」


        整體而言,這本書就是描述他跟兩位女生間淡淡卻真切的愛情回憶錄。尤其在描寫直子居住的療養院的景色那一段,彷彿整個梵谷畫像「麥田裡的絲柏樹」鄉野畫面原原本本的躍然眼前。另外關於「突擊隊」這奇特的人物,倒是我忍不住想到諾丁丘(Notting Hill,中譯新娘百分百)這部電影中休葛蘭那特異的室友。總之這本小說與很多讀者個人戀愛經驗相較,儘管沒有太多真實,卻又偏偏有太多隱晦的真實與我們記憶連結。這本書紀錄著渡邊或者村上多年後回憶年少的愛情回憶,紀錄著生與死的交替與感傷,也紀錄著你跟我曾經的過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